盛一锅

盗笔全职双担,有时候还会奇奇怪怪地yy起点文_(:зゝ∠)_
瓶邪、楚路、叶修中心(偏心韩平叶,吃一些在北极圈的叶受嗯)
欢迎找我玩!!!有时候会忍不住话唠hhh

【圣江】独角戏(微虐 一发完)

•江流儿转生设

•已补全

•4里面的心理活动算是个小小的伏笔


1

他敛目看向自己空荡荡的手腕,沉默片刻后倚着粗糙的岩壁坐下,对身旁挥手可破的禁制如若未见。

那如来老儿舍了世间的私情,却看得最为通透。第一世他借太上老君的仙炉,用叁味真火炼了七七四十九天,熔了他一身甲胄铸就镣铐,禁了他一身神通,生生将他在五指山下压了五百年,之后却再不曾费过这番气力。到这一世,却是连禁制都设得这般随意。

不过是料定他不会走。

看穿又如何?想他齐天大圣修仙了道,与天齐寿,超升三界之外,跳出五行之中,拿区区五百年换一场相逢,他还换得起。

从头至尾,能禁锢住他的,惟有他自己。

 

2

“悟空,你本是秉天地之气而生的灵物,奈何执念太甚。如今你守那小和尚九世转生,也算是了了你们一段因果,到如今可还要执迷不悟么?”

辽远的沉默,唯有远处依稀的梵音吟咏。

他听到自己的声音在如来长叹声中干涩地响起:“……弟子愿斩断因果,皈依我佛。”

他舍得起一轮轮五百年的空掷,却不甘心用一个个五百只换得那人一世比一世疏离淡漠的眉眼,更受不起一次次都握住他逐渐冰凉的指尖。那渐渐弥散的温度带得他心头一腔血都寸寸冷下去,无声间坍出一个洞来,每一次呼吸都卷起呼啸而过的风,也不疼,只是漫上来森森的寒。

 “齐天大圣,身如玄铁,火眼金睛,还会七十二变,一个跟头就是十万八千里……”“有他保护你,你就什么都不用怕了……”

他仿佛被回忆里那人最初目光中纯粹的信任灼伤,攥紧的指尖显出无力的苍白。

江流儿,这一世我放过你,也放过我自己,不必一个人背负两个人的回忆,在你淡漠的目光里唱那独角戏,一生一场,一场一生。

齐天大圣不能再护你,却也再不会累你。

 

3

 “你就是齐天大圣?”“大圣!大圣!”“戏文里的东西你也相信?”“傻瓜!”……

耳边有斑驳嘈杂的声音断续回响,眼前闪过幽暗的石穴,铁链上的斑驳锈迹,布偶上溅起的水光……

风声将那些过往卷起又吹散,最终停在那个模糊的身影上,熔岩为甲,挥焰成袍,在一片金色光辉中徒余一个剪影,透出苍凉孤寂与重归的威严。

他不由自主伸出手去,却好似隔了千年万年的距离,只触的到衣角卷起的猎猎风声……

他蓦地睁眼,心脏在胸腔中剧烈地震动。

急促的喘息中,他喃喃:“大圣……”

 

4

“施主,贫僧听闻那齐天大圣曾在此地现身,特来寻访,不知是否属实?”

“不瞒长老,我们这小镇上是有这么个故事,听说那大圣还救了好几十个孩子呢!不过啊,这都是好几千年前传下来的了,也不知道真假,咱们现在都当戏文听咧。”

“阿弥陀佛,多谢施主。”

他心底暗暗松了口气。虽说口耳相传间故事有所模糊,连时间都谣传得漫长了几倍,但大体总是不错的。看来那日的梦境确有其事,想来是他上一世的记忆。没想到五百年过去,大圣的封印依然要由他之手而解,也算是因果缘法。

写过村民后,他迈开大步,向记忆中洞穴的方向走去。

 

5

在割破手心按上与记忆中别无二致的桎梏时,他心脏的跳动都快了几分,却连自己都有些迷茫,此刻心底涌上的激动急切究竟是属于即将重见大圣的江流儿,还是就要遵从观音指点见证预言应验的唐玄奘。

封印自下往上寸寸龟裂,洞穴中扬起的尘土迷了他的眼,他再睁眼时那些激动怀恋感伤急切都在那人熟悉面容与全然陌生戒备的目光中寸寸冻结,灰飞烟灭,再不能在他眼底带起一丝波澜。

“悟空”他听到自己淡漠慈悲的声音在洞穴里回荡。

昨日种种,犹如昨日死。

怎么会分不清呢?他终究是唐玄奘。


最后解释一下吧。

首先是独角戏的含义,意思是他们两人的记忆每次只会有一个人记得,两个人永远在唱一场兜兜转转的独角戏。第十世江流儿想起来的只有第一世的记忆,所以以为只过了五百年,不知道大圣已经守了他九世【趴

然后大圣放弃记忆是因为他觉得只要和他没有牵扯江流儿就会一辈子平平安安,做个普通的和尚,不会因为他卷入危险什么的,但是他忘记后江流儿想起来了,所以主动去找他了,两个人的牵扯还是没有结束...

想虐来着,不知道有没有写出感觉,反正不收刀片w


评论 ( 2 )
热度 ( 13 )
 

© 盛一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