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一锅

盗笔全职双担,有时候还会奇奇怪怪地yy起点文_(:зゝ∠)_
瓶邪、楚路、叶修中心(偏心韩平叶,吃一些在北极圈的叶受嗯)
欢迎找我玩!!!有时候会忍不住话唠hhh

【平叶】撩传说生物的正确方式

国文课小练习的产物(当然我没有把小剧场交上去),顺便数学考试真是开脑洞的好时机...我一定不是一个人【笑哭】

顺便,球不让我单机w



      “唔……”他呻吟着,艰难地睁开眼睛。

       怎么回事……?任务……对,任务……他刚完成了那个该死的任务,直接取道西部荒原——那能给他省下十二天的时间——朝公会前进,然后……?

       他视野逐渐清晰起来,脑海里却还是昏沉沉的。眼前是粗糙的石穴,周围的石壁风化剥蚀出斑驳的痕迹,隐约有土腥味混杂着干草松软的气息冲入他鼻端。

       被身下的草茬戳在裸露的皮肤上,他只觉得知觉逐渐回归,甚至感觉到皮甲上凝滞血块摩擦伤口带来的细微刺痛。

       略带憋闷地挪了挪身子后,他看到了洞穴的主人。

       “你醒啦?”明明看不出什么表情,他却觉得似乎从中听出些笑眯眯的愉悦味道。

——不,大概不是似乎。他看向那条轻快甩动的尾巴,麻木地想。

       好吧,好歹他墓碑上还有点儿东西可写:第一个亲眼见到巨龙的人。附:死于见到巨龙的第一眼。

       也或许是第二眼?已经漫无边际发散开的思维中跳出昏迷前幻觉般的惊鸿一瞥,落日下巨龙金红色龙鳞燃烧般辉煌,裹挟着龙威的长吟像是这个世界的终响抑或序章。

       然后,传说中暴虐、邪恶、热衷于抢各国公主的巨龙懒洋洋地摊在地上,告诉他自己离家——呃,离巢?——出走准备环游大陆,并且暴露了对人类烟叶异乎寻常的好感——忘了说,这期间狂剑士总是管不住自己几乎粘在巨龙不时甩动尾巴上的视线——问他:“英雄,一起吗?”

       “你尾巴真漂亮,”他突然笑起来,“我能摸摸吗?”

 

 

 

小剧场:

“老叶,你屁股真漂亮,我能摸摸吗?”

“滚!”


评论 ( 5 )
热度 ( 42 )
 

© 盛一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