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一锅

盗笔全职双担,有时候还会奇奇怪怪地yy起点文_(:зゝ∠)_
瓶邪、楚路、叶修中心(偏心韩平叶,吃一些在北极圈的叶受嗯)
欢迎找我玩!!!有时候会忍不住话唠hhh

【瓶邪】流光

翻出了好几年前的文...那时候三叔的相遇部分没放出,只是自己的脑补啦,回头看觉得那时候实在是...orz 修了一下,不过大体框架在了整体画风拗不过来,总觉得有种愚蠢的小言味道,当留个纪念...?



1

       2015年。

       长白山。

       青年背靠黑色的装备包,静静凝视眼前的青铜门,眼神中尘埃落定的倦意被火光映得明灭,依稀有一丝一触即碎的希冀。

       他曾以为那门后的终极是他究其一生也要探寻的谜底,直到此时才发现他唯一的执念不过是找到那个人,告诉他:“小哥,跟我回家。”

       挨千刀的闷油瓶,拍拍屁股替兄弟守门去了,然而从卷入这巨大的阴谋开始就注定要为了生存在黑暗的刀尖上起舞,而又有谁能在这瞬息万变的棋路中算出终局?

       不过大概他是最没有资格怨恨宿命的那个,毕竟吴家长辈曾费尽心机换来他置身事外的机会,他本可以做一个单纯的小老板,在那个古董铺子里抱怨没有龙脊背镇店,威胁要扣王盟工资,远离所有鬼神人心、阴谋谜团,却仍义无反顾地越陷越深。

       不知道若是道上的人知道吴小佛爷扳倒汪家的初衷竟只是为了哑巴张,表情该是有多微妙。

       说到底,自那年三叔楼下的回眸便已有了断不下的牵扯,而后来一步步踏上九门的宿命,亦不过一场甘之如饴。

 

2

       一阵巨震后,两扇巨大的青铜门向外挪开了一点,一条黝黑无比的细小缝隙,出现在两扇门的中间。

       从缝隙中吹出了一阵奇怪的味道, 青铜巨门缝内的黑暗中亮起子好几盏灯火,似乎有东西正在走出来。裂谷地下的石头缝隙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冒起一股淡蓝色的薄雾,犹如云浪一样,迅速上升。 四周所有的石头缝隙里都冒出淡蓝色的薄雾来,而且速度惊人,几乎是一瞬间,膝盖以下就开始雾气缭绕,眼前也给蒙了一层雾气一样,而且还在不断地上升。紧接着一连串鹿角号声从裂谷的一端传来,悠扬无比,在裂谷中环绕了好几声。无数幽幽的黑影,随着鹿角号声,排成一列长队,出现在裂谷尽头的雾气中。

       一如十二年前。

       十二年后的重返,他手捧鬼玺站在门前,只愿再不目睹那个单薄的身影孤寂地渐行渐远。

       这十年中,他无数次在梦中见到他的背影,然而他十数年的追逐,始终换不回那人哪怕梦中的一个回眸。

       浓稠的黑暗中,那个穿连帽衫的身影渐渐现出轮廓,熟悉的淡然气息让他不自觉红了眼眶。

       幸好,你还记得要出来。

       “小哥。”压下微颤的尾音,他低喃,似乎怕惊碎了这场相逢。

       那人抬眸,眼中是他曾经历两次的,不起波澜的淡漠。

 

3

       上前两步,他拽住眼前人的衣袖,那人冷漠戒备的目光陌生又熟悉,像一场潜入他骨血的梦魇。他的嘴角竟不自觉又挂起了温润的弧度,在捕捉到他细微皱眉动作后愈发上扬。

       果然是中毒太深,就算那些过往湮灭无痕,仍能从他的面无表情中将最细微的情绪看得分明。

       松开紧拽他衣袖的手,像松开了一场执念。

       “张起灵。”只是自私地想做第一个唤他名字的人,哪怕以素不相识的身份,“我是下一任守护者。”

       “不必了。”那人开口,一如既往清冷的嗓音,“已经结束了。一切都......”他微微停顿,“结束了。”

       张起灵,你终是为我亲手摆脱了宿命,到头来,却连我是谁,都不曾记得。

       恍惚中他听见自己的声音:“是吗,那再好不过。”再好不过,你终于脱出了那般沉重的轮回。

       离去的道路上,他一路怅然,他亦是一路无言。

 

4

       我是谁?

       我从哪里来?

       我要到哪里去?

       什么都不记得,我却奇异地不感到慌乱,仿佛对此习以为常。

       我有些困惑,冥冥中却知道这里不再需要任何人的涉足,既然如此,那只要离去便好。毕竟困惑这种没有必要的情绪,似乎是不该在我身上出现的。

       在满天蓝雾中,我踏出那扇门,看到了记忆中第一抹光。

       我看到了他。

       那是一个身材修长的青年,虽然年轻,但是眉宇之间,总有一股常人难以企及的沧桑感。但当他向门内凝望,那张清秀的脸庞上便只余下执着的期许,在看到我后,清澈的眼中滑过似喜悦似释然的复杂光彩,却在对上我的眼神后变为无力的空茫。

       他上前抓住我的袖口,我在抬眸看到他脸上的弧度时却不自觉地皱眉,记得他不应是这么笑的。

       他笑得愈发温润,松开了我的衣袖,那一瞬间,我感觉自己似乎即将失去什么重要的、愿为之一生追寻的东西。

       当我试图捕获那一瞬的感觉时,他开口,嗓音柔和:“张起灵。”我叫……张起灵? “我是下一任守护者。”

       “不必了。”我下意识地开口,“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回神时却没读懂他眼中一闪而过的流光。

       “是吗,那再好不过。”

       一直到走出地底,他都没有再开口。

 

5

       走出洞穴,他在长白山的风雪中浅叹。小爷大概是跟云顶天宫犯冲,上次在这里听你说了再见,这次却是真的要再见了。

       “小哥,对不住,刚才是我莽撞了。”对不起,你好不容易摆脱了过往,我却又差点鲁莽地将你带入不得解脱的轮回。

       “山下有吴家的人马,如果有需要可以找他们。”小哥,对不起,我耗不起再一个十年。你始终让我站在你身后,如今整个吴家都在你身后。汪家已再掀不起风浪,惟愿你从此踏火焚风。

       “小哥,我大概要先走一步了。”闷油瓶,让我也自私一回,最后一次离别,我不想再看你的背影。小哥,我累了,再不想等待,等待永不回头的离人。

       “小哥,再见。”

       再见。

       再也不见。

 

6

       “小哥,对不住,刚才是我莽撞了。”不知为何,听见他的声音响起,我竟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

       “山下有吴家的人马,如果有需要可以找他们。小哥,我大概要先走一步了。”他的话中带了些解脱的意味,让我的心突兀地不安起来。

       “小哥,再见。”他转身,背影里带了些决绝的意味。久违的恐惧感涌上心头,似乎将要永远地失去什么。

       有深埋骨血的暗涌在体内叫嚣躁动,我上前拉住他的右手,却颓然发现自己遗忘了他的名字。鬼使神差地张口,我对他说:“带我回家。”

       然后他转头,我看到此生最美的流光。


评论 ( 3 )
热度 ( 13 )
 

© 盛一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