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一锅

盗笔全职双担,有时候还会奇奇怪怪地yy起点文_(:зゝ∠)_
瓶邪、楚路、叶修中心(偏心韩平叶,吃一些在北极圈的叶受嗯)
欢迎找我玩!!!有时候会忍不住话唠hhh

【2016叶修生贺】【韩叶】奉陪到底

茶馆,向来是这江湖上小道消息最多的地方。

“……那斗神叶秋,一杆却邪使得那叫一个出神入化,枪法端的是刁钻老辣。想当年武林大会,他一个尚不及弱冠的少年硬生生将多少英雄好汉挑落台下……”

“老哥,”却是一个少年出声打断了他,“那叶秋……是个什么来头?”

先前那刀客满打算借此夸耀一番见证当年盛会的经历,听闻此言险些给他气了个倒仰:“小子,你居然不知道叶秋?”他再细看,却见那少年一身劲装,用的却不是江湖客惯穿的粗布料子,袖口处滚了道金边,内里似乎还绣了暗纹。毕竟是混了几年江湖的人,见此他心下倒也明白了八九分:怕是哪家的少爷抑或是哪门哪派的内门子弟出来历练,初上江湖,还是个雏儿,倒也不算奇怪。缓了缓语气,他开口:“说到这叶秋,在这江湖上算得上个传奇角色,且说第一届武林大会初露锋芒后,他竟接连三年夺得魁首,这记录至今无人破得。况且这人也是个奇人,脸上的面具片刻不离,竟是没人识得他的真实面目……”

“哼,什么斗神,不过是个连脸都不敢露的缩头乌龟,早就败在拳皇掌下了。更别提这些年嘉世输多赢少,只怕他早就不行了!”旁边一桌的客人一声冷哼,语气里全是嗤笑。

刀客正讲到兴头上,听闻此言不由大怒,拍案而起:“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这么大放狗屁!”

“怎么,我可有说错?这叶秋,眼看着是一年不如一年了!”

如此一来二去,两人竟是拳来脚往了起来,把个少年吓得不轻。一个青衫的剑客见状,将那少年拉到自己桌旁坐下,递给他一盏热茶,笑道:“小兄弟,你压压惊,不是什么大事儿,那个黑衫的怕是霸图门下,他们跟斗神不对付可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了,你看这满楼的客人可有去劝架的?那都是见怪不怪了。”

少年定了定神,问道:“这霸图和斗神有什么深仇大恨,竟到这个地步?”

“嗨,倒也算不上什么深仇大恨,不过几届武林大会霸图都败在嘉世手下,那叶秋偏还要揪着这个痛脚说事儿,霸图门下子弟多练硬功,脾气本就暴些的,这可不就杠上了吗。偏生斗神连据榜首三年,就是被霸图的韩文清给打破不败金身,这梁子可就越结越大。”

“就是刚才那位说的拳皇吗?”

“可不,要说起斗神和拳皇,那可算得上宿敌了。说也奇怪,这两人不知怎么回事儿,总是立场不同,带的嘉世霸图是提起对方就要红眼。”那剑客说得兴起,向前俯俯身,压低了声音,“据说是那两位呀,天生的八字不合,见着面儿就要开打。江湖传言说他俩要见了面,就是两句话,一句‘韩门主’,一句‘叶门主’,到了第三句上,得,伸手就练开了,打得是天昏地暗日月无光啊……”

而这边儿无论是打得兴起还是讲得兴起的,都没注意到茶馆角落暗处的一张桌子。桌旁坐了两个男子,其中戴着斗笠的打那剑客开口手中的茶杯便抖个不停,背向大厅的那位表情也奇怪得紧,不知是怒意还是尴尬。这时那位戴了斗笠的一口茶险些喷了出来,忙放下茶杯去扶脑袋上快要掉下去的物件儿,一边憋笑憋得一抖一抖的,时不时爆出几个没压下去的气音。

另一位看他这幅样子,抬头瞪他一眼:“幼稚!”他顿了顿,还想再说,却被那戴斗笠的断断续续地打断了:“别,老韩,你可别再说了,我,噗,我怕你说够三句拔拳就上,我现在这样儿可受不起你天,天昏地暗日月无光的一拳……”他还想往下,终于绷不住狂笑起来,又不敢大声,整个人伏在桌上,头上的斗笠又疯狂地抖动起来。

那被称作老韩的又瞪他一眼:“伤成这样,没出息!”

他缓了口气,就着这歪歪斜斜的姿势抬眼看他:“说真的,老韩,你现在随手给我来这么一下,以后可没人和你八字儿不合啦,怎么,你就不动心?”说这话时他语气调笑,眼神里却是一片清明,让人分不出有几分玩笑几分真心。

他对面的男子冷哼一声,道:“此时出手,便是胜了你又有何意趣?待你伤好,你我二人再痛痛快快战他一场!”

闻言,他眼中划过一缕炽热锐利的锋芒,唇角却是勾起了个弧度。站起身来,他朗声一笑,一撑窗沿便没了踪迹,空气中只余他带笑话音:“好,叶某奉陪到底!”

 

 

 

 

 

 

 

嗯,大概是老叶受伤机缘巧合被老韩救了,然后老叶觉得诶这家伙挺有意思嘛,不过毕竟两人之前一直的敌对关系,所以这里还有一点试探啦,算是两人关系的一个转折,之后就痛痛快快地战了一场两场三场然后战上炕了(bushi

 

肝完了!本来只有400字为什么多了这么多!去年没能赶上这一天终于在今年赶上啦,祝叶神生日快乐!你的荣耀不败!

有幸遇见你,最了不起的你!

呜哇叶总忘了你对不起!别让我破产啊哈哈哈

评论
热度 ( 27 )
 

© 盛一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