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一锅

盗笔全职双担,有时候还会奇奇怪怪地yy起点文_(:зゝ∠)_
瓶邪、楚路、叶修中心(偏心韩平叶,吃一些在北极圈的叶受嗯)
欢迎找我玩!!!有时候会忍不住话唠hhh

【双叶】Little Mermaid(下)

嗯,补一句,因为是第100篇文章(当然我自己写的大概就十篇吧...哈哈【尴尬地笑】),算是纪念一下,第一个留下梗和cp的妹砸可以点篇文...?规则见百粉点文不过我欠了好几篇还起来大概会很慢w

上走这儿:点我 

@语罢寄无人 妹子的100fo点文,这么久我终于折腾出下了QWQ

还是熟悉的配方,味道就未必了......其实就是想写结尾的梗,但好像没写出那种感觉【趴】

那么,let's go↓



       现在小王子已经到了十五岁,可以升到水面上去了。

  当海上风平浪静的时候,在月光底下他躺在一个沙滩上面,紧贴着海岸凝望那大城市里亮得像无数星星似的灯光,静听音乐、闹声、以及马车和人的声音,观看教堂的圆塔和尖塔,倾听叮当的钟声。正因为他不能到那有哥哥的地方去,所以他也就最渴望也最厌憎这些东西。

  当他晚间站在开着的窗子旁边、透过深蓝色的水朝上面望的时候,王宫里年数长的下人总是会想起大王子,很多年前他也这样望着海面。小王子,不,现在没人这么叫他了——不再有两个王子了。他想起了那个大城市以及它里面熙熙攘攘的声音,于是他似乎能听到熟悉的低笑声在向他这里飘来。

  第二年他跳出水面的时候,太阳刚刚下落,这时整个的天空看起来像一块黄金,而云块在他头上掠过,一忽儿红,一忽儿紫。不过,比它们飞得还要快的、像一片又白又长的面纱,是一群掠过水面的野天鹅。它们是飞向太阳,他也向太阳游去。可是太阳落了。一片玫瑰色的晚霞,慢慢地在海面和云块之间消逝了。一切又是黑暗的样子。

  又过了一年,王子殿下第三次浮上去了。他是鼓起了勇气了,因此他游向一条流进海里的大河里去了。他看到一些美丽的青山,上面种满了一行一行的葡萄。宫殿和田庄在郁茂的树林中隐隐地露在外面;他听到各种鸟儿唱得多么美好,太阳照得多么暖和,他有时不得不沉入水里,好使得他灼热的面孔能够得到一点清凉。他看到了哥哥口中会唱歌的鱼儿,也嗅到水面上紫罗兰的清香。在一个小河湾里他碰到一个小小的黑色动物走了过来——这是一条小狗,是他从来没有看到过的小狗。它的眼睛像小点一样又圆又明亮。不过小点已经不是毛茸茸的小海狗的样子了,哥哥会不会认不出来呢?他有点担心。

  第四年他知道这样是碰不到哥哥了。他停留在荒凉的大海上面,向四周很远很远的地方望去,同时天空悬在上面像一个巨大的玻璃钟。他看到过船只,不过这些船只离他很远,看起来像一只海鸥。他看到过快乐的海豚翻着筋斗,庞大的鲸鱼从鼻孔里喷出水来,好像有无数的喷泉在围绕着它们一样。这片大海永远是一样的寂静又美丽,像是从来没有失去过它的王子。

  现在临到第五年了。这恰恰是在冬天,所以他能看到前几年所没有看到过的东西——连那些书里都没有提到过。他有时会翻看那些古老的书籍,寂静里仿佛有另一个隐隐的呼吸。海染上了一片绿色,巨大的冰山在四周移动。每一座冰山看起来像一颗珠子,然而却比人类所建造的教堂塔还要大得多。它们以种种奇奇怪怪的形状出现;它们像钻石似的射出光彩。他在一个最大的冰山上坐着,让海风吹着他细长的头发,所有的船只,绕过他坐着的那块地方,惊惶地远远避开。不过在黄昏的时分,天上忽然布起了一片乌云。电闪起来了,雷轰起未了。黑色的巨浪掀起整片整片的冰块,使它们在血红的雷电中闪着光。所有的船只都收下了帆,造成一种惊惶和恐怖的气氛,但是他却安静地坐在那浮动的冰山上,望着蓝色的网电,弯弯曲曲地射进反光的海里。

       他看过了教堂与城市,听过鱼儿的歌唱和浩渺的钟声回荡。他也看到终章般盛大恢弘的落日,看到闪电在冰山上映出白惨惨的光来。

       但是那个他一直在等的人,还一次都没能看到。

       他安静地坐了一会儿,潜进海里,向最深最深的漩涡游去。

 

       “你来啦。”巫师微笑地看向他,像在招呼一位老朋友。“我知道你是来求什么的。不过你要明白,这是要付出代价的。”

       “我知道。”叶秋平静地说。

       “你要知道,每个人的代价是不同的,哪怕我也无法改变它。”巫师意味深长地、慢慢地说。

       叶秋沉默了一会儿。“他付出了什么代价?”

       “对不起,我不能告诉你。”巫师的声音有点无奈。“不过我想,他当时大概……”他没有继续说下去。

       “那么我呢?”叶秋执拗地看向他。

       巫师看着他的眼神,了然地笑了起来。“我想给你讲个故事。”

       他做出了洗耳恭听的架势。

       “曾经有位美丽的公主被恶龙掳走了——”他看了眼叶秋的表情,不禁失笑,“啊,当然,你已经知道这个故事了。不过别着急,我要给你讲的这个故事,有点不一样。你知道吗,那位勇者大人,本来只是公主花园里的一名花匠,不过他深深爱上了娇艳天真的公主,于是在国王组织营救公主的军队时报名加入了。为了救出公主,他和恶魔做了个交易,希望得到足够打败恶龙的力量。”他轻笑一声。“俗套的剧情,是不是?”

       叶秋抿抿唇,没有说话。

       巫师也并没有打算要得到他的回答。他继续说下去:“恶魔给了他力量,然后收走了他对公主的爱情。然后就是你知道的故事了,打败恶龙、光荣回朝、迎娶公主……是吧?”他仿佛猜到了叶秋的心思,“没错,故事没有停在这里。勇士虽然失去了关于爱情的记忆,但是他隐约觉得自己深深地爱着某个人,但他知道自己同时还爱着他娇憨的妻子——糟糕的是,他的妻子也发现了这一点,但他们没有人敢打破表面的平静,于是两个人在自我折磨与猜忌多疑中走完了一生。”他静静地看向叶秋,没有再说话。

       “……如果他没有获得那份力量的话,会怎么样呢,这个故事。”与其说是疑问,他的语气平静得像是陈述。

       “谁知道呢?或许他会死在战斗里,或许有别人能打败恶龙,也或许公主会被囚禁一辈子,”他语带笑意地重复了一遍,“——谁知道呢?”

       屋里充斥着近乎凝固的沉默,只有锅里不知名的液体偶尔咕噜噜地冒出泡泡。

       叶秋伸手拿过桌上的瓶子,转身游了出去。

       ——谁知道呢?


评论 ( 3 )
热度 ( 19 )
 

© 盛一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