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一锅

盗笔全职双担,有时候还会奇奇怪怪地yy起点文_(:зゝ∠)_
瓶邪、楚路、叶修中心(偏心韩平叶,吃一些在北极圈的叶受嗯)
欢迎找我玩!!!有时候会忍不住话唠hhh

【all叶】霸道教官别撩我

 @米尔♪ 的100fo点文!客官您的all叶请收好~(似乎有点短小(小声))

标题有毒_(:зゝ∠)_(是标题先动的手你们信吗

军官叶和他的学生们www

应该没问题...?那么,let's go↓



荣耀一排的新兵蛋子们最近有点心塞。

新生入学军训算是Z国的传统,更何况他们这些上军校的,流传几十年的什么站军姿正步走被子叠成豆腐块也算不得有什么出奇之处。他们都不是什么娇生惯养的小少爷,这种苦还是吃得下去的,说到底也不过是给新生来个下马威整整纪律,正式训练是开学之后的事了,适应性的训练又真能严苛到哪儿去?

——但是他们的教官。实在是。太能撩了。

凭良心说,能分到一排这个尖子排,教官的实力自然没话说,除了成天瞎说大实话让人想揍他以外为人也挺不错,不摆教官的架子,反而没两天就跟他们打成一片。但一到训练场上,他那层出不穷的手段实在是让他们都快没了脾气。

也不知道这位叶教官哪儿来的这么多歪主意,好好的训练项目愣是被他折腾出不少花样来,占个军姿他都能不走寻常路。

“老规矩,一人领张扑克牌站好啊,等会儿哪个的牌被我抽走了自己知道怎么办。”叶教官懒懒散散地在树荫下那么一站,今天的训练就算是开始了。那套扑克牌上印着的都是些浑身肌肉的影星——毕竟是要夹在裆下的,几个新兵心里都有点儿膈应,觑着叶修的脸色揣摩他是不是故意的。

都拿了牌列队站挺,领教过教官可怕的新兵们姿势标准得不行,余光里还不住地瞄着叶修,生怕他乘人不备把牌抽了去。

在众人警惕的目光里,叶修绕着他们晃了几圈,在韩文清面前停下来。他少许弯了点腰,修长的手指伸出去,用指节夹住韩文清腿间的牌,却也不急着抽走,只是玩笑般的微微施力又放松。

韩文清感受着腿间隔了层军裤的摩擦感黑了脸,瞪着叶修的目光简直要把他烧出洞来。

叶修当然不怵他,顶着他吃人一样的目光又抽了几次,不得手也就放开了,瞄来瞄去地找下一个目标。

可惜不是每个人都有韩文清那样的定力,方锐几不可察的一抖就被叶修抓到了机会,看着对方手里那张牌苦着脸俯下身——不就50个俯卧撑,做就做吧!

他正憋了口气做到四十来个,突然背后一沉,耳边传来叶修的调笑:“怎么,方锐大大早饭没吃饱?你这随风摇曳的也能算俯卧撑?再下去点!”话音未落,军靴在他的腰上恶意地碾了碾。

方锐只觉得烈日当头的训练场上气温骤降,激得他险些一个哆嗦。他得空递出去一个隐蔽的挑衅眼神,在叶修加力下艰难地做完最后几个,借着背上的力道趴下去,一把搂住身侧叶修的小腿,装出一副气若游丝的样子来:“教官,我不行了……革命的星火,就要交给你了啊……”两只手还在叶修腿上胡乱扒拉了几下。

也差不多到了休息时间,叶修乐得配合他闹腾。他使了个巧劲把方锐抖出去,啧啧地摇头:“方锐同志,你临死前扒着战友的裤子不放干什么?实在是给我军抹黑啊。”

喻文州的声音不紧不慢地接了上来:“虽然方锐同志……咳,追悼会还是要办的,相信战友们都是这么想的,是不是?”

周围一圈人的眼睛都亮了,不怀好意地看向瘫在地上的某个人。

“没错没错没错文州说得对!放心吧猥琐方哪怕你败坏军容本着战友之间深刻而伟大的感情我们绝对绝对不会忘了你的!来来来大家上啊给方锐同志整理下遗容遗表哪怕人家生前猥琐了点我们也得让他死得浩然正气对不对对不对?”黄少天首先扑了上去,下手蹂躏“遗体”时也没落下精神攻击。

几个爱闹腾的都加入战圈凑了把热闹,旁边张新杰状似不在意地走过来,背后留下方锐的一声哀嚎和裤腿上的一个鞋印。

叶修懒洋洋地躺在树下眯着眼,在背后一团混乱的背景音里勾起一个笑来:年轻人就是有活力啊~不过这样也不赖,不是吗?


评论 ( 11 )
热度 ( 148 )
 

© 盛一锅 | Powered by LOFTER